宜春新闻都市网

一键登录

首页  |   高层动态  |   宜春要闻  |   宜春社会  |   国际  |   文娱  |   房产  |   视频   |   旅游  |   健康   |   体育  |   今日关注  |   视频   |   精彩图文

首页 > 网站导航

“报警女教师自称被迫离职”调查:官方称不存在打击报复

2017-10-31 09:35:20  来源:腾讯滚动新闻   
原标题:“报警女教师自称被迫离职”调查:官方称不存在打击报复

今年6月,《中国青年报》报道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平南县思旺镇一校外托管机构男教师猥亵多名留守女童的事件,引发社会关注。事发后,涉嫌猥亵女童的思旺镇二中历史教师谭某立即被警方刑拘,并于今年9月15日被平南县人民法院一审以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然而这一事件并未就此平息。此后不久,这些被侵女童所在学校的女教师何思云,在新浪微博上发布的一篇长文,又一次引起广泛关注。

何思云称,学生受侵事件发生后,校方明显存在不作为的情况,在第一时间了解到学生情况后,当晚还让这群女生回原来托管机构住,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她却因为报警和接受媒体采访遭调查被迫离职。

一时间,评论声四起。不少人对当地教育部门的做法表示了愤慨。然而,何思云所言是否事实真相?当地部门为何要对报警的女教师进行处理呢?就公众关心的问题,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赴平南县展开调查。

“为什么我做了好事,却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何思云发布微博后,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她,她称不便见面,在电话中向记者叙述了事件始末。

据何思云描述,今年5月25日下午,在思旺镇中心小学二年级任教的她在给学生上体育课时,路过学校政教处办公室门口,看到有一群女生在和两位领导交流,她凑过去一听,得知这群女生晚上在校外的天天托管中心睡觉时,常被一位姓谭的男教师以“盖被子”的名义实行猥亵。

“一听到这个情况头就炸了。”何思云称,等领导问完,她马上强烈建议校方报警,领导回应说这个事情会上报杨集作校长,但直到下班,校长都没有表态。她分别于5月25日下午6时、5月26日上午10时联系了思旺镇小学校长杨集作及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李杰青,然而电话始终未接通,给李杰青发出两条短信,也未收到回复。

何思云在微博中描述,当晚她无法入眠,“一想到受害女生又要回到托管中心过夜,我就无比失望和压抑,我哭了,这可是孩子们极有可能会被猥亵性侵的地方,学校和相关部门为什么这么不负责任?”

何思云称,第二天,她看到校方还没有反应。在给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打电话被挂、发短信没有收到回复的情况下,在冲动和愤怒下,5月26日上午10时50分她拨打了110报警电话,一个小时后,涉嫌猥亵女童的犯罪嫌疑人谭某被警察带走。

令何思云失望的是,她报警之后,校方对于这件事一直没有给出明确解释,此外,涉事的天天托管中心照常营业,直到6月5日《中国青年报》刊出相关报道后,该托管中心才被有关部门下令停业查处。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学校多名教师指出,事后杨集作曾在教职工会议上表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未经3位校长的允许,任何教师不能接受采访。

何思云称,6月7日,她接到学校电话,被告知教育局要核查自己的教师资格证。她感到不解:“为什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查我的证,而且只查我的证,是不是因为我的存在影响了当地相关教育机构的名誉呢?”

一个月后,何思云接到通知,由于其教师资格证是假证,在特岗教师3年聘期结束后无法成功转岗,她不能继续在思旺镇中心小学任职。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没有报警,是不是就不会丢了工作?”何思云对这一结果感到不满,她有些愤怒地说,“小时候老师教我们,做人要见义勇为,长大了才发现现实和课本是不一样的,为什么我做了好事,却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假证风波

何思云是平南县思旺镇人,2014年6月从桂林理工大学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业本科毕业,同年9月,她参加并通过平南县特岗教师招聘考试,回到了曾经就读过的思旺镇中心小学,担任数学教师。

据了解,特岗教师是中央实施的一项对西部地区农村义务教育的特殊政策,合同期为3年,招聘时不以取得教师资格证为硬性条件。但3年期满之后,教师若想要转岗成为正式教师,享受事业单位教师编制,就一定要取得教师资格证,如果转岗不成功就要离职。

何思云告诉记者,她的教师资格证是在上大学时,参加学长组织的一个培训班后考试获得的,资格证也是学长帮忙领到的。在此之前,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教师资格证有问题,因为在平南县任教的3年期间,她在评职称时也向教育部门提交过该证,都没有被查出过问题。

何思云称,特岗教师3年聘期期满面临转正时,事发前两个月她就把教师资格证交上去了,一直没查出问题,直到她报警之后才被查出问题。此外,何思云提供的一份电话录音显示,当初教育局打电话通知她上交材料进行复查时称,“有人反映到教育局,说你的证是漏的(当地方言假的意思 记者注),所以我们要查一下。”

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李杰青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说,今年4月20日,平南县教育局对全县服务即将期满3年的254名教师统一进行了转岗资格核验,要求教师上交毕业证、学位证、教师资格证等相关证件,何思云便是其中一位。

平南县教育局出示的资料显示,2014年何思云在填写特岗教师报考材料时,在暂未取得教师资格证一栏处打了勾,而其提交的教师资格证,却是在2011年由桂林市教育局颁发的。

“既然早在3年前便取得了教师资格证,为何2014年填表时又表示自己尚未取得该证?基于以上疑惑,我们教育局人事股工作人员发函到桂林市教育局请求进行核查,之后桂林市教育局的复函称,该证系伪证,建议平南县教育局予以撤销收回。”李杰青认为,特岗教师转正涉及入编的问题,认真核验证件是教育部门的职责所在,并不存在打击报复何思云的情况。

此外,平南县教育局之后通过查询发现,何思云曾分别于2015年下半年、2016年上半年和2016年下半年3次报名参加了教师资格证考试,但均未通过。种种证据显示,这与何思云称不知道自己持有的教师资格证是假证的事实不符。

基于以上事实,平南县教育局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特岗教师录用有关工作的通知》(桂教特岗〔2014〕2号)文件中“对于服务期满3年且还未取得教师资格证的特岗教师,3年后不能转岗”的规定,告知何思云及另一名没能在特岗教师3年服务期满前提供有效教师资格证的老师不能转岗。

谁先报的警

为什么在得知学生被猥亵后,学校不赶快报警,反而任由学生回到天天托管中心继续过夜?校方真的如何思云所说的毫无作为吗?为还原当时情形,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对事发时的相关当事人进行了采访。

5月25日下午两点多,思旺镇中心小学政教处副主任黄小梅接到一名班主任电话,称有位学生家长反映,女儿可能被天天托管中心的谭姓教师猥亵了。当天中午,这位家长已经领着孩子到该托管中心对质了一番,但谭老师坚决否认,该家长对谭老师训斥后,将孩子可能被猥亵的情况又反映给小学的班主任。

放下电话,黄小梅立即向思旺镇中心小学政教处主任张培毓汇报了情况,张培毓赶紧去学校多媒体教室向校长杨集作请求指示。此时,思旺镇中心小学正在召开全镇小学均衡发展工作会议,杨集作是主持人,短时间内无法脱身,得悉情况后,杨集作交代张培毓,赶紧做好排查工作,弄清楚学校究竟有多少个学生在天天托管中心内托管、受害学生人数有多少。

随后,在政教处办公室内,黄小梅和张培毓开始进行排查工作。他们以第一个向校方反映的学生为突破口,经过排查询问,最终掌握学校有5~6名疑似受害者。此外,他们了解到学校共有38个学生在天天托管中心,其中女生共10名, 9名全托,1名午托。

“因为还是小学生,在描述事情时难免有些颠三倒四,一会说被摸了,一会又说好像没有,有的说是老师摸的,有的又说是老板摸的。”张培毓说,排查工作一直持续到下午5时左右才完成。

排查工作结束后,黄小梅再次向杨集作汇报了此事。这一次,他们得到的指令是,为了稳妥起见,通知涉事孩子的班主任,让他们将所掌握的情况一一通知家长,让家长将孩子从托管机构接回家,并建议由家长报警。

在思旺镇中心小学五年级当班主任的钟怡彬在5月25日下午6点接到通知后,赶紧电话联系学生家长,她的班上一共有3个孩子家长需要通知。被托管的学生几乎都是农村出身,父母在外打工,有的家长在通信簿上留的是农村家中的座机,电话很难打通。当晚,她通知到了两名家长,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钟老师才联系到所有家长。

沟通过程中,家长的态度让钟怡彬感到有些焦急。她班上有一名女生,在一周前就已经和父亲透露过,“托管中心的老师晚上会摸我们的大腿”,但那位父亲听后的第一反应却是不相信,甚至叮嘱女儿“不要乱说话了,老师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而第一位来学校反映问题的那位家长,更是在当天下午接到学校电话通知后还是继续将女儿送往天天托管中心,因为她觉得自己当天中午“已经警告过那位老师了,相信他不敢再乱来了”。

第二天,黄小梅再次找疑似受害女生了解情况,得知居然有好几名学生当晚没被家长接回家,甚至有学生反映说,当晚该托管中心的谭老师对她们出言警告:“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并且,当天晚上没有一位家长主动报警。

老师们的说法也得到了家长的印证。一名当事家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她接到了孩子学校教师的电话,让其赶紧将孩子从该托管中心领走。但她感到不可思议:“那个谭老师,长得挺斯文的,不像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杨集作表示,何思云称学校不作为、低调处理这一事件的说法是不负责任的。他提供的一份打印出来的通话记录详单显示,5月26日10时46分,杨集作用办公电话拨打了思旺镇派出所所长的手机报警,这比何思云宣称的拨打110报警的时间还早了几分钟。

“从事发到现在,何老师没有和我就这个事情有过半句沟通,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在网上那样说。”面对何思云及外界对于校方不作为的指控,杨集作表示,何思云的班上并没有受害学生,涉及学生隐私,学校的具体处理过程不会向无关人员告知,而且学校在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上报了教育局,得到的指示是“要在保护学生隐私的前提下低调进行”。

“这样(猥亵儿童)的事在平南县辖区学校里是第一例,遇到这个事我们是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的。”张培毓表示,由于教育系统对于处理这类学生受侵事件没有统一的应急预案和操作规程,事发后学校处理得比较谨慎。

根据2015年印发的《贵港市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校外托管机构是由当地的工商、食药、卫计、教育、公安、消防等职能部门联合监管,学校应负有的责任一是不允许在职干部和教师开办校外托管机构或在校外托管机构有兼职行为,二是要对在校外托管机构的学生名册及专门接送人员名单进行备案。

“如果说在这件事上,我们学校负有责任的话,那也是教育不到位责任吧。”思旺镇中心小学副校长吴文洋认为,虽然学校对学生开展过防性侵、性知识方面的教育,但仍然发生多名学生受侵的事件,说明教育效果可能不太到位。

“我佩服她的勇气,但我觉得她还是要尊重客观事实”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杨集作表示,他是在5月26日下午才知道何思云也报了警,当时民警在学校找到何思云了解情况。

对于何思云报警的行为,记者采访时了解到,各方有不同看法。有教师表示“我们不支持她私自报警”,也有教师对她表示钦佩和赞赏。

“我觉得何老师还蛮有正义感的,扪心自问如果我是她,我应该不敢在学校没有指示的情况下报警。”谈及同事,钟怡彬评价道。

“何老师在微博上的言论我看过一些,我认为她报警应该给予肯定,但离职和这个事没有任何关联,如果教师资格证是真的,我们不可能不给她转岗,作为一个行政部门我们不可能那么随意的。”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李杰青说。

在微博中,何思云称,自从她报警之后,校方从来没有提过这件事,一直采取低调、掩盖的态度,让她更加气愤。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杨集作曾在教职工会议上要求,教师不能私自接受媒体采访,有的教师无法理解:“现在是网络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言论自由权,我们应该让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杨集作表示,他这样说是出于保护学生隐私的目的。当地政府的一名官员告诉记者,之前有媒体来思旺镇采访时,何思云曾带着记者去受害者家中进行了采访拍摄,虽然孩子的面部打了马赛克,但居住的房屋、生活的环境,镇上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谁家的,所以当时可能镇政府和她沟通了,建议她不要带记者去采访打扰这些孩子。

客观来看,何思云在这一事件发生后报警,并向媒体曝光这一事件,推动了当地政府对校外托管机构的整顿和规范。今年6月5日,《中国青年报》刊发《广西平南:一名托管机构男教师被指猥亵多名留守女童》报道后,当时还在营业的涉事托管所“天天托管中心”当天便被停业整顿,县政府还成立了3个工作组,对全县182个托管机构进行了整治。

与记者沟通时,杨集作也表示,此前,何思云因为排课、绩效工资等问题与他产生矛盾,并在学校的QQ群里辱骂校领导。杨集作说,因为教师资格证出问题被解职后,何思云在学校QQ群里发牢骚。“她说要把事情弄大一点,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仅仅回了五个字,‘躺着也中枪’。”杨集作说。

处于舆论漩涡的另一名当事人、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李杰青也被何思云指责,在事发后多次挂掉她的电话,也没有及时回复短信。李杰青解释说,其手机每天都能接到100多条短信和电话,有时候开会就没有接陌生电话。5月26日,她收到何思云的短信后,于当天上午11时10分回复“建议家长尽快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若你说的情况属实,已涉刑事案件”。

但此后,何思云认为自己的报警行为不但没有得到官方肯定,反而被打击报复不得不离开教师岗位,李杰青对此负有重要责任。一怒之下,她将自己与李杰青的短信记录贴到网上,且未对号码做马赛克处理。之后,李杰青每天都会收到许多网友的辱骂短信和来电。无奈之下,李杰青只好换了手机号,有一段时间,她甚至不敢上街,因为“怕有人朝自己扔鸡蛋”。对此,何思云表示,她之前一时激动就把局长的联系方式公布出去了,“我承认这点我做得不太好”。

9月9日,平南县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中心发布了《平南县“思旺镇女学生遭猥亵”事件处理情况的后续通报》,多名相关责任人被依法进行问责:思旺镇中心小学校长杨集作因处置不力被予以行政记过处分,免去校长职务;县教育局局长李杰青被进行诫勉谈话;其余涉事责任人及被查出参与天天托管经营活动的几位教师也分别被予以相应处分。

但何思云对这一处理结果并不满意,她在微博上发文称“现实社会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官位越大责任越小”,并时常感慨,“为何举报人总是没有好下场?”

何思云的际遇受到多方关注,先后有多家媒体关注这一事件。何思云的微博也受到各方高度关注,记者注意到她10月15日发表的一条微博的阅读量高达726万人次。

与网络上的喧嚣相比,处于舆论中心的思旺镇却显得相对平静。对于何思云在网络上的种种言论,钟怡彬说:“我佩服她的勇气,但我觉得她还是要尊重客观事实。”

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 谢洋 实习生 罗屹钦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10月31日 06 版)


newsyc.net
本页网址:http://www.newsyc.net/rexian/2017-10-31/145272.html 宜春新闻 宜春都市网
免责声明:本网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联系方式:QQ:1907956858。
新闻热线 QQ:1907956858 E-mail:1907956858@qq.com CopyRight © 2012-2013 WWW.NEWSYC.NET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3025762号-1
湘赣商报版权所有(C)

本网站介绍 | 网站广告价格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客户端下载